• 12.16两首 - []

    2009-12-16

    Tag:

    沉静

    你必须沉静下来
    沉静,坠入椅子
    再往下是地板
    地板的下面,再下面
    在更黑的地方
    闭起眼睛
    然后,他们变成你的天空
    上面又脏又乱

    2009.12.16


    一个梦

    我在一天夜里梦见他
    他的屋子,他的街道
    他在某处还没回来的消息
    雨衣在墙上滴水
    我想,这就是死后的世界
    一个人死了
    就像故事有了结尾——
    他的生与死
    只有过这一种形式

    2009.12.16

  • 2009.11.25 - [手记]

    2009-11-25

    Tag:

    现在是早上六点。六点,应该算是早上,还是凌晨?你不太清楚。你只知道现在天还没亮,窗外一片漆黑,由于有雾,玻璃上只能看见一盏灯的倒影。你的形象隐藏在灯的背后,显得有些神秘。你在桌前呆坐了几分钟,试图使自己回到昨晚临睡前的状态。那时你在黑暗当中想到了很多东西,并叮嘱自己醒来后一定不要忘记。你只睡了三个小时,醒来后似乎忘记了。有两句话记在手机上,现在你看着它们,努力填补在它们之前和之后的空白。但你发现有些东西已经死了,尤其是这两句话。当你坐在这儿,开始试图引诱那些快要被淡忘的碎片时,你察觉到自己正在滑向另一条路,茫然的回不了头。
    你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些碎片。你是所有事物的映射。你花了二十八年的时间才坐在这张椅子上,然而坐在这里的人并不是你。你是过去的一切,也是现在这一切,未来也将如此。因此万物都有意义,唯独你没有。不要谈论灵魂,也不要寄希望于来生。你只是一团虚无。虚无就是极大丰富。你是世界本身,但你并不知道。
    生前一无所有,死后烟消云散。
    如同天亮时,你看见自己消失在窗户玻璃上那普通的光亮之中。

  • 梦11.20 - []

    2009-11-21

    Tag:

    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。突如其来的大火先是烧光了一楼,第二天又焚烧了二楼。我在三楼,夜里醒来,看见火焰就在脚下,听见了异常凄厉的惨叫。人们起初以为那是一场意外,现在不这么想了。纵火犯就在我们当中,是个衣冠楚楚的人。他在楼梯一侧的房间里设计阴谋,甚至制造了一台机器(样子像是投石机)。火焰能够在瞬间吞没一整层楼。奇怪的是,我们想抓住他,却没想到逃走。
    这中间我醒了,发现自己双臂交叉,紧紧地抱在胸前。
    翻身再次睡着之后,我接着做梦。在这个梦里,我乘车来到一个温暖如春的小镇,下车的时候,看见一对男女在吵架。我知道他们有另外一个故事。在那个故事里,他们开车来到小镇——就是现在我看到的这辆老爷车——是来旅游的,因为受到诅咒而无法回去。他们吵架的原因是,女的不相信这个诅咒,于是开着车到处乱走,却总是回到原地。四年过去了。他们的旅行包还放在后备箱里。男的说,有什么好试的?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• 苹果烟缸 - [事儿]

    2009-11-15

    Tag:

    桌上放着一个苹果烟缸。它的下半部分是鲜红色的,红得浓郁,好看。上半部分是一层银亮的金属盘,你可以把烟灰弹在这里。按下中间黑色的按钮,金属盘会随之下降旋转,将烟灰抖落其中。你还可以在上面堆满了烟蒂之后再这么做。堆得越多越好,越危险越好。然后按下去,等金属盘升上来。
    我按了两次,去倒水。回来看见在它的另一面印着数字8。它是一个台球烟缸。

  • 伯恩哈德可以做睡前书 - [观看]

    2009-11-13

    Tag:

    睡前看伯恩哈德,是一项有利于睡眠的运动。他的每一个短篇(可以说是超短篇)都是一个长篇的点子。大脑可以在其中得到舒展。我昨晚就做了一个非常充实的梦。早上醒来也觉得非常舒适。
    但是仅止于此。其实他的那种形式很容易被模仿,被崇拜,并从中虚造出不存在的东西。危险也就在这里。崇拜的特征之一就是,总会沉溺于形式。

    今天的阳光太好了。